半音階專區

2006 亞太口琴節「大師班」記聞(三) [2006/10/9]
Willi Burger 一開場也還是講吹吸轉換的圓滑和均勻。他畫了許多來回的尖銳角和滑弧形來回線條(我幾乎要懷疑他看過我的網站 ^__^),並用小提琴的來回弓來闡釋吹吸圓滑轉換的重要,聽起來好像就在罵前面的Bonfiglio一樣。他花了很多時間不斷反覆講這些(其實他的吹吸轉換並不比Bonfiglio好多少,並未解決這個legato的問題),講得大家都有點不耐煩起來。這時他突然露了一手非常漂亮的抖音,眾人頓時眼睛一亮,精神都來了。

Burger接著露了一手左手搖幌加手震音的抖音----也就是Larry Adler和Tommy Reilly以及另一位美國老一輩口琴家所常用的那一種----然後說,這是Cowboy style,不是古典音樂的style。如果你用這種抖音要跟Imucici(享譽國際的義大利室內樂團)合奏,他們跟你玩過一次以後,就會跟你說bye bye。哇靠,我心裡說,這簡直是在踢Adler和Reilly兩人的墓碑嘛。然後他用他的抖音吹了一小段我忘了是Schuman還是Rachmaninov的浪漫小品。真的是非常漂亮,具有天使般的純淨、透明和細膩情感,而且非常的「聲樂式」,幾乎不可能再有其他樂器能奏出這麼漂亮的「聲樂家式」的抖音了。我回頭看他帶來的那位一身藝術家氣質的大帥哥鋼琴伴奏,連他都對我露出得意的微笑。Willi老頭看到這招很罩,這時方露出得意的笑容說,Bonfiglio應該回來聽,什麼throat vibrato不能用在高音…看我的。

課講完後。兩個新加坡學生要求跟他照像。照完像後,Willi 老頭過來跟何家義致意,I must congratulate you, you meister…何家義一時沒聽懂,我說,他說你是大師。何家義開心的笑起來,說「我幾年前聽您的演奏,雖然那時您沒使用vibrato,不過我已經很敬佩您了,您的音色非常的透明、純淨」。(呵呵,音色要透明、純淨,跟材質有關,而且不能讓簧片生鏽,像super64X的黑色蓋板叫神仙來吹,都不可能透明、純淨。Burger所使用的口琴應該就是Pollet – 雖然我沒拿過來看)。

會後我跟何家義又聊了一陣子。「您對口琴真的很有研究,」何說,「十年前我就看得出來…」。我說,「呵呵,不好意思,其實我才應該跟你多多學習。」我向他討教了他的大波幅throat vibrato的訣竅(不過如前述,最後我放棄練了)。我說,你現在也用手搖抖音了(他以前跟Bonfiglio一樣,高音用「中指」搧)?他說,「對,因為效果不同,多一種選擇嘛。」我說,我喜歡用這種抖音,因為即使很短的音符也能做,像Willi Burger那一種好像需要經過蓄勢(先吹直音再轉換成抖音----以前的人認為這樣不好,但現代有不少人用這種風格,特別是聲樂家,稱之為crescendo vibrato)。雙方又聊了一陣之後,我說,「其實我們口琴最大的問題還是在吹吸轉換」。何說:「對,這也是演奏別種樂器的人,好像是吹長笛的,跟我講的。這的確是很大的難題。」

第三天我是晚上才到會場,只準備聽Gala Concert,但因為貪看風景,沒有聽到何家義吹的前兩首慢板,只聽到他吹It ain’t necessary so. 何的大幅throat vibrato似乎還蠻適合此曲的誇張風格(好像坐實了Bonfiglio的「指控」,You can get away with Gershwin,難怪他一付「天下第一」的跩樣-----其實這次近距離聽他的手震音音色雖比唱片中有改善,但仍失之乾燥單調)。好在我還有機會聽到另兩位高手Willi Burger和何百昌的演奏。

Burger吹了兩首,一首是Larry Adler 編(外加他自己增編的)Carmen Fantasy和 Piazzolla 的Ave Maria。他的vibrato的確為口琴演奏開了一個新境界,音色宛如天使的歌聲(威老看連我都站起來鼓掌,笑得很開心得意)。他網站上的錄音跟他後來實際演奏的也不一樣,猜想這是他最近才練成的「絕技」(從何家義的口氣判斷,好像也是如此)。看來只好請上帝保佑他老人家「政躬康泰」,希望2008有望再聽到他吹奏,或是請口琴節主辦單位出版演奏會CD(※大師的「絕技」通常都不輕易教人的。劉俊雲先生曾說他一個朋友去跟Tommy Reilly學琴,Tommy 根本就不教他,只叫他聽他的CD。我心想也是,香港人大多不甚慷慨,那位仁兄若是只出一點點「學費」就想要Tommy教他壓箱底的功夫,當然是不可能的事。)

值得慶幸的是還能聽到英皇五重奏,尤其是何百昌先生,不管是樂句的處理還是吹吸轉換,還是音色都非常優異。音色方面,他那種手搖抖音外加搭配近似Tommy Reilly的那種輕微的throat vibrato十分含蓄優雅,對我甚具啟發意義,也讓我頗恢復對這種風格的信心(※當然啦,你可以說我捧他是為了捧自己----因為這也是我常用的演奏風格----我也不能否認有這種「陷阱」存在的可能性)。我覺得他應該考慮做獨奏家-----不過可能他當醫生賺錢都來不及,沒時間在這上面花心思。這次口琴節沒有請他開大師班實是憾事。

© 2003 顏子英漢書院 All rights reserved.版權所有
郵政劃撥帳號:郵局代號:700 局號:2441362 帳號:1988992
匯款帳戶:彰化銀行代號:009 帳號:51855170292500
地址:台北縣瑞芳鎮岳王路 17 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