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音階專區

2006 亞太口琴節「大師班」記聞 [2006/9/12]
2006 亞太口琴節「大師班」記聞

這次亞太口琴節終於又回到台灣舉辦,距離上次台灣辦口琴節已有十年,讓我這一直都分不開身出國的人能得與境外高手見面砌磋,實在是一大快事。

不幸中有大幸中,大幸中又有點不幸的是,我老媽在口琴節之前胃出血入院,讓我擔心無法參加,幸好她在口琴節前一天出院,但不幸又在口琴節第三天因吃藥不慎復發入院。好在情況不嚴重,讓我得以參觀第三天晚上的演奏會,(大致)完整聆聽各家高手的表演。

有趣的是,這次口琴節我原本不擬參加,只買了兩場「大師班」講座的課程,想聽一聽傳說中的 Sigmund Groven的銀口琴音色和Robert Bonfiglio的Powerful的演奏。但因緣因湊巧,幫口琴節策劃單位翻譯了一些文件,交換到(價值兩千元的)入場邀請函,又在會場中巧遇各「大 師班」講座的講授者,紛紛受邀成為免費的旁聽者,所以總共一連聽了五場「大師班」講座。

由於在功學社總部餐會回口琴節會場的接駁巴士上碰到一群可愛小女生好奇的問我是什麼身份,為何參加證的顏色與她們的不同?我不合一時興起信口「吹牛」自稱 是「評論家」,並且「暈陶陶」(哈哈…)的留下網站網址,事後雖然後悔,但牛皮既然吹了,總得想辦法做點「補救」。下面我只好(冒充一下「評論家」)將這 幾場「大師班」課程前後的「見聞」記述下來,以供國內同好參考(再冒充一下「評論家」口氣),希望能有助於國內----以及華人世界----口琴藝術水準 的提升。

在記述之前,有些事情和「觀念」要先說明:

第一是,我比較感興趣的是古典音樂取向的半音階口琴。所以我的記述也以這方面為主,但這並不代表我認為其他類型的口琴演奏不好。

第二是,(半音階)口琴是一門新的樂器,「正宗」的(學院)演奏技法尚未建立,各方演奏者和研究者都還在私下摸索、研究、創造自己的技法,再加上人類先天 上無法避免的自戀、自私、自利心,因此免不了的,口琴人之間的歧見相當深。你自己會的技法,你會頌揚之並誇大其重要性;反之,你自己不會的技法,你則會貶 低之並誇大其不重要性;跟你相近且不影響或有助你利益的人,你對他「推崇備至」,反之,跟你不相同,且會影響或有害你利益的人,你對他則冷淡以對甚或惡言 背後中傷之。我記得曾經在某國外討論區(slidemeister)看到有人感歎,從未見過一位口琴人say anything nice about another harmonica player. 話說回來,在這些相互的讚揚與攻擊中,也有部份是真實的,值得口琴人用來肯定或檢討自己的「寶貴」意見。一位有志於藝術的人(其實任何 enterprise的從事者都一樣)最難得到的就是「諍友」。他必須學習在「祝君笨死的讚美」和「望君吃錯藥的批評(※也就是「酸葡萄式白貶抑」)這兩 極端中尋找真正值得他參考的意見。

因此,對於底下我寫的記聞,讀者亦請戴上上述的「濾鏡」加以過濾閱讀,雖說我承諾我會盡量「客觀」。

第一天 8月3 號

報到後,進入裡面的Lobby閒逛,看到Sigmund Groven 與 William Gallison講話,Groven看樣子有一點「不屌你」的表情。我看Gallison手上拿的280口琴,他說這是三把口琴湊成的。我露出驚訝表情問,「哪三把?」。他說,CBH-2016, super 64, 280。我說CBH-2016在哪。他說「簧片」。他把簧板鋸短,並加鑽鏍絲孔。我說,幹嘛這麼麻煩。他說,「因為2016是長簧片」(比較好吹throat vibrato)。這時候Groven 告辭。我給Gallison看我的「極光」口琴,show了一段快速半音階給他看,他也覺得有趣。雙方又聊了一陣,他有事先離開。之後,雙燕陳浩賢給我介紹了Hohner的產品經理認識。我們談到一半,Willi Burger跟他的翻譯來到,看到我的「極光」也露出興趣。我show了一小段(大黃蜂)快速半音階,一小段(少女的祈禱的)快速降E琶音,一小段分散和弦變奏給他們看這口琴的性能。他們都感興趣,但兩人似乎口琴有問題,急著找人修。所以產品經理就帶著他們先離開。

不久之後,Gallison又回來,我們又聊起來。我想起他剛跟Groven不知講什麼,所以我問:你喜歡Tommy Reilly嗎?他說,是「喜歡」(不妨唸成「還好」),但不是他最喜歡的。我問他最喜歡誰的演奏。他說Willi Burger is very good. 這倒完全出我意料之外。前幾天我才上過Willi Burger的網站,聽他的CD線上試聽,覺得不過爾爾,所以心想得想個辦法去聽他的workshop。

我對Gallison的throat vibrato能夠抽出那麼大的波幅,頗感興趣(我那時只能在吸音La Si Re部份抽出較小的幅度,主要是想模仿Tommy Reilly,但還無法完全相似),所以跟他請教了一些方法。他說是用喉頭肌肉,我心想,街娃馬摘,可是… 他又說,吹音比吸音難很多。我跟他說,我很想去聽你的 workshop,我有買Groven的大師班旁聽,但沒買你的。他說,沒問題,Be my guest.

他離開之後,我自個兒在那練他那種抖音,搞了許久還是不得其門而入。下午我就跟Gallison去聽workshop,他去的時候「瘋貓」正在演講,所以我也順帶聽了半場。接著由Gallison講。他主要是示範Jazz演奏及throat vibrato。他說口琴的氣密性也影響到throat vibrato好不好做(這點我當然「完全體會」)。我聽了Gallison的演奏之後,覺得這種大幅度的vibrato並非我這種練古典樂曲的人所需要的,所以決定放棄練(反正我也練不會,犯不著花那麼大功夫去練一樣我既用不上又不見得練得成的技巧)。事實上,我覺得不止古典,連爵士(我有好一陣子差不多天天呆在星巴克)我也很少聽到別的樂器的爵士演奏者(所謂的funky style例外)用那麼大幅度的vibrato。這或許可以解釋為什麼 Toots幾乎完全不用vibrato卻能跟最多的爵士樂手同台。

© 2003 顏子英漢書院 All rights reserved.版權所有
郵政劃撥帳號:郵局代號:700 局號:2441362 帳號:1988992
匯款帳戶:彰化銀行代號:009 帳號:51855170292500
地址:台北縣瑞芳鎮岳王路 17 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