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音階專區

我的幾首詩詞 [2003/10/12]
詩詞

我少年時代寫過一些舊詩詞,大部份都是寄給朋友的書信中的抒情之作,所以最後都要靠朋友找出來給我才記得有這些「舊作」。下面是我最近整理桌櫃所找到的一些,且先貼出來供同好品評指教。如果有「幸」再找到別的話,再繼續貼出來:

下面是一首我於去年初春為九份「老店新開」的古窗咖啡館所寫的七言「律」詩(※其實我並不很嚴格遵守格律啦):

群青臥碧護海輪 崎路登行上有村 金粉迷離隔世夢 古窗依稀舊黃昏 萬里煙濤簾裡見 百年悲歡靜中聞 記許麻姑前塵事 一杯冰露暖如春

下款題為:「顏斯華 0二年初暖冬寫於九份古窗茶館」

(※網友可以在google搜尋「古窗」二字,可以找到該茶館的一些自我介紹,上面會有其照片及風景可看。)

下面是另外一首我多年前因為國內政局混亂,媒體競為一些牛鬼蛇神所把持,而滿街亂跑的則盡是一些靠詐騙暴發的經濟罪犯(※而司法機構卻完全視如不見),政府機構則以晉用大批(不會做事的)博碩士為高官而沾沾自喜,因而寫了如下這麼一首「()詩」記之:

顏子「諷時詩」:

蒼生無奈困魍魑

萬邦騰笑君可知

通街董監皆跑路

滿朝博碩無一士

下面一首是1974年回到母校政大會晤舊時摯友(我們到現在仍是天天通電話的摯友)時所作,當時正是服兵役最苦的時候之一,所以「詩」中充滿了「惆悵」之情,想起大學生活的美好以及逝去戀情的總總,真是感慨繫之,悵惘迷之。

南山憶舊遊--(1974年舊作)

清冷香溪踏月遊,野橋閒水舊時秋,蠟屐重尋拾葉處,紅箋素句兩悠悠。短夢無著隨落絮,幽思飄零付沙鷗,那堪折枝更贈遠,悵然蕭瑟立中洲。

再下一首也是當兵時舊作。當時我因為體能訓練屨屨不能通過,因此幾乎週週被罰禁足,總共在步兵學校的十三週中,有十週是不能外出的。我甚至幾乎連年假都排到衛兵班而無法放假,好在我當時人緣極好,不少人因敬佩我的正義感,而志願替我站衛兵。這些人是我至今仍懷念的人。

那時候我因為心情極度寂寞,而頗渴望友情的慰籍,非常盼望在遠方的摯友鄭能多寫信給我(※當時他正在某部隊逍遙快活)。這詩的最後兩句即表達這一願望。

寄友人

雲雨無常二月初,膠鞋盔帽泥塗塗,東西攻防七一四(※步校操練的「高地」),南北奔波孔宅屋(※步校東南方的某村莊)。發福多為吞髒氣,心寬因常被禁足,商量日曆分劃定(※在這裡數饅頭的日子只剩一個月了),其餘旦盼一紙書。

一九八二年,我在中研院附近購屋,生平首次能夠擁有自己的小空間可以快樂的抱小孩,或跟朋友打麻將,而不用擔心上頭老人家的干預,因此寫了一付對聯:

「最喜小兒嬌無賴(※借辛棄疾句),最難風雨故人來。」

後來覺得不符實情,又覺得「難」不是動詞,跟「喜」不怎麼對,再進一步將之改為:

「劇憐小女嬌無賴,最喜風雨故人來。」

並且又再自書一付對聯自況:

「曾學咸陽擊筑客,冰心不許隨俗波。」

© 2003 顏子英漢書院 All rights reserved.版權所有
郵政劃撥帳號:郵局代號:700 局號:2441362 帳號:1988992
匯款帳戶:彰化銀行代號:009 帳號:51855170292500
地址:台北縣瑞芳鎮岳王路 17 號